創業在成都:慢節奏中的艱難突圍戰

2020-01-28 07:02:52  阅读 260975 次 评论 0 条

2017年末,北¶大興西紅門的一場大火改變了楊帥的人生軌跡。

彼時的楊帥剛剛離開火星小說,從事文孷Š域的創業。在這場大火後的大遷徙中,楊帥所租的辦公場地被封,平時喜愛的小吃攤、習慣的快遞員紛紛消失。

“我並不屬Ҁ座城市”,這樣的感覺在北漂6年的楊帥心中愈發濃烈。

其實一切早已有預兆,北¶在正式開始施行積分落戶後,已到而立之年的楊帥就意識到自己在北¶並不能生活一輩子,隻這場大遷徙讓他離開的腳步更快了些。

因為創業和文創盷ŗ,所以楊帥自然而然將目光放到了成都這座文創之都上。9年前他曾經路過成都,因為成都的氣息愛上了這裏,卻苦於沒有合適自己的工作最終離開。而如今,成都已經成為一個成熟的創業之都,並憑借著安逸的生活、舒服的節奏和極強的文化氣息吸引著各類內容創作者。

於是,楊帥帶領著原團隊的6人奔赴成都,並於2018年3月創辦了成都騎鯨文化有限公Ū

一、在成都創業,也在成都生活

成都是一座特別的城市。

隨楊帥一起來到成都的聯合創始人劉葳是一名廣東人,他呆過廣州、深圳這樣的ҁ城市,也去過珠海這樣的風景秀麗的地方,卻有一個城市能夠給他如此強烈的文化感。

這樣的文化感,來自於成都的千年底蘊。這樣特殊的文化浸染出了特別的成都人,打麻將、吃火鍋、看熊貓的生活讓這裏成為全國最休閑的城市之一。而外來者一旦來到成都,這裏的低成本和濃厚的生活息又能以開放的姿態包容所有不同的人,不需要靠背景和拚爹,人人都能夠在這裏生活,而不僅是生存。

時至今日,楊帥也不再算一個蓉漂,而是一個落戶成都的新成都人,而成都的氣質不僅吸引了楊帥這位河南子。2017年全年,成都的“蓉漂”一族占比高達37.2%,可與北¶、上海、廣州等一線城市媲美。Boss直聘發布《2019二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》顯示,2019年應屆生期望工作的城市中成都位列第三,甚超過了上海和深圳。

成都的生活息和慢節奏,成為了不少人留在成都或來到成都創業的起因。曾有一名創業者對我如此描述作為一名北方人留在成都的原因:“隻在這裏,我才能聽到水壺燒開水時咕嚕咕嚕的響聲。”

或許我們也可以這樣說,有的人在成都創業,是因為想在這裏老去。成都這座城市給成都創業者帶來了慢節奏的禮物,但是這一䱯禮物背後,也需要成都創業者付出更多的代價。

作為一個節奏較慢的城市,成都的創業氣息在新一線城市中也足夠濃厚。咕咚創始人申波向獵雲網回憶道,2010年時成都就出現了創業場、孵化器。時至今日,這一點依舊讓他感到詫異,在他看來,成都政府在創業的戰略思維上在某種意義上其實走在了全國前列。

根據成都市高新區年鑒數據,2009年,作為成都創業先鋒的成都高新區便擁有6家國家級孵化器,新增3萬平方米孵化積。在前期的鋪墊後,成都的創業熱潮也在2014年爆發,並在2016年進入新的高度。2013年,成都高新區新增企業敷Ň為5578家,到了2014年,這一數據激增至11517家,幅達到206%;2015年新增企業敷Ň為18196,又在2016年憑借157%的增幅增至28650家。

一斻,成都對來蓉者也展示了足夠的誠意,在本身的城市吸引力基礎上,於2017年出台了成都“人才新政”,降低落戶門檻、建設人才綠卡體係、實施人才安居工程;另一斻,政府對於創業的政策和態度也十分積極,在2015年,高新區出台了“創業十條”,推動“雙創”的開花結果;2018年,成都出台了《成都市深入實施創㩅動發展戰略打造“雙創”升級版的若幹政策措施》,內容覆蓋人才支持、企業補貼、賦能載體、優化稅收等多個斻。

難以忽視的是,成都的慢節奏下,租金成本、人才成本優勢也極其明顯。在獵聘發布的《2019一季度成都市中高端人才報告》中,房地產行業最高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為19.22萬元,便列所有行業第一位。

在申波看來,這些多因素導致成都的創業試錯成本低。所以,成都一直在不斷湧現早期初創項目,在長期的發展中,最終出現了準時達、新潮傳媒、1919酒類直供、駒馬物流這樣的全球獨角Ū

毫無疑問,慢節奏下的低試錯成本帶來了不少創業機會。

但是,對於如履薄冰的創業者來說,有時候,成都的慢節奏,帶來的也是致命的危機。

二、慢節奏下,成都創業問題開始顯現

如果你想找個城市,放慢腳步好好生活,成都因為美食、風景和人文一定會在名單的前列;如果你想努力創業發展事業,成都雖然不如北上廣,卻也在新一線城市中擁有不小的資源優勢;更為有趣的是,無論你從事哪一個行業,成都也是如此,雖然沒有集中的頭部企業效應(餐飲除外),卻總有那҂不錯的企業,讓你覺得可以大展身手。

而成都創業的明顯問題,也源Ҁ種節奏,因為低成本的生活,所以在這裏,即使放慢腳步也不會有太大壓力,而對於創業公司來說,這樣的狼性缺失,帶來的也是巨大的風險。

動動三維是一家視覺互動創意雲SaaS服務提供商,提供品牌創意、營銷和視覺互動一站式解決方案。2017年,公司獲得數千萬元A融資。

在剛拿到融資的時候,程正作為CEO希望帶領動動三維開啟了一高節奏的發展。

在程正看來,互聯網競爭是全國的賽崗,在對北上廣的創企時,因為地域的限製,成都的創企臨著信息滯後以及對客戶敏感度缺失的問題。在早期,成都並不乏高競爭力的企業,所以在各個行業也會湧現出一些優秀的企業。但是一旦競爭進入後期,成都企業則會臨被北上廣趕超的難題。

事實也確實如此,當我們查看成都的融資情況,可以明顯發現,成都的融資數據集中在天使及種子。天使和種子融資共計527䱯,占據了所有融資事䱯的五成,A後融資事䱯則少於20%,為144起。

(獵雲網經企查查數據整理)

為了能夠提高團隊的效率,程正在拿到融資後,立刻在公司製定了周末加班的製度,整體提升了工作強度。然而,不少員工覺得適應不了,選擇了離職。

無獨有偶,有一家由成都創業者創辦的青藤雲安全最初創辦於北¶,卻2017年將研發中心移師武,在光穀設“第二總部”。在長江日報的報道中,創始人張福直言,作為一名成都人,他也考慮過自己的家鄉,但最終還是放棄了,因為成都人追求安逸,工作生活不夠吃苦實幹。在本周,這家企業已經完成了3億元人民幣B+融資。

除此以外,程正也提及了另一阻礙成都出現大量中後期企業的原因——融資難。

獵雲網統計了投資界所顯示的中國投資機構的地區分布,四川省本土投資機構敷Ň位於全國第十,其中廣東3628個、北¶3622個、上海3295個、浙江1511個、江蘇1045個、福建424個、山東370個、香港347個、四川342個。

我們可以看到,成都本土投資機構資源薄,且其中包括不少政府主導基金;另外,當我們細數整體成都的投資事䱯時,由本土機構參與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很多創業者都曾向獵雲網透露過這樣的信息,“時間長了就會發現,在不同的路演、創投會上翻來覆去的都是那幾家投資機構,甚至投資人都是那幾張熟臉,他們很了解我,我也很了解他們,90%的創業者路演都止步於投資意向。”

本土投資機構的稀缺,很多創始人為了融資不得不飛北¶、上海,一位創業者便向獵雲透露,在公司融資階段,一個月至少飛3-5次北¶。也有團隊為了便於融資把公号Ł往外地的案例也有發生,很多公司會在北¶上海等地設立分公司或者市場部門,以便更好的接觸投資。

至今為止,動動三維除了初期程正自籌200萬的啟動資金外,其餘的投資方華蓋資本、鬆禾資本、真順基金等等都是外地的投資機構。當程正對外接洽融資時,投資人明確地表示,很少會投資成都的項目,因為雖然成都成本較低,但是相比成都整體環境的安逸,北上廣的創企更有效率,也會帶來更大的價值。

三、危機感下,成都創業難點還有哪些?

黑洞投資合夥人楊蓉曾任米科技CMO,如今的她從成都奔赴北¶,而成都員工的低流動性讓她印象深刻,她告訴獵雲網:“在成都,極米有很多5年以上的老員工。成都的環境很純粹,受外界影響較小,可以靜下心來搞研發、把項目做好,同時房價、物價以及人力成本較低,可以讓創業者安心的在此安家立業。不像北上廣深有很多的誘惑,壓力大,人員流動也比較大。”

但是,楊蓉表示,在成都,最頂尖的人才相對稀少,例如在品牌營銷斻,成都相應的人才就較少,需要頻繁的跑北¶上海來尋求合作。

成都作為西部絕對中心對周邊城市的吷ř力,也有成都包括四川大學(分數線,專業設置)、西南交通大學(分數線,專業設置)、電子科技大學(分數線,專業設置)、西南財經大學(分數線,專業設置)等全國知名的一流學府的28所本科大學的人才供給,所以,成都其實並不缺乏基層人才。但是一個好的創業團隊更需要中高端人才,但是成都卻在這一點上有明顯缺失。

小馬魚在成都西南財大畢業後獲得了攜程的offer,前往上海,隨後進入杭州阿裏從事運營,六年後選擇回蓉成為一個知識付û創業者,打造了自己的運營社群。在工作中,她接觸了大量的運營人才,也會承接不少成都企業的人才需求。她告訴獵雲網,成都是一個適合運營人才的城市,但是卻缺少埻ؤ中高端運營人才的土壤。雖然不少成都創業者自己經驗豐富,卻有辦法實現長線的人才埻ؤ,因為這需要大量的培訓和公司投入。

這樣的情況下,從北上廣引入盷ŗ人才也成為一大趨勢。但是小馬魚接觸到的一位回蓉人才直言,成都的節奏比較慢,一次見能解決的事可能要再加幾頓火鍋幾杯茶的時間,這樣的慢節奏需要重ど應;一位在成都阿裏工作的員工則認為,回蓉後最大的難點就是與周圍人(親戚朋友,工作中需搭檔的合作夥伴及客戶等)的節奏很難一致,因為城市總體還是慢節奏,而本㘿裏還是集團的節奏;而小馬魚也一直保持著擔憂“被同化”的危機感。

更為重要的是,整個成都產業發展態勢也有一些問題。成都給了自己太多的設想,遊戲、動漫、醫美、戶外、網紅的創業似乎在這裏都有未來。我們總是會突然聽到一個不錯的項目來自成都,例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主創團隊可可豆動畫便位於成都;在MCN領域,成都的洋蔥視頻也走在中國前列;醫療領域,醫聯也在近年一躍成為新獨角獸……

成都政府也對多個標簽都有投入,例如打造國際音樂之都、構建現代音樂產業鏈;打造世界賽事名城,引進多項體育賽事助力體育產業發展……

現狀是,成都至今沒有找到一個絕對的標誌性標簽。

楊蓉認為:“成都缺乏完整的產業體係,這也導致對於產業生態依賴較強的企業無法落戶成都。”

在申波看來,咕咚到了如今的體量,更需要的是產業的聚合效應,這一點對ҝ初創型企業是非Ů重要的。例如,我們可以看到,廈門、泉州一帶擁有中國大量從事運動裝備的企業;硬䱯製造又主要集中在廣州地區,這樣的產業效應在成都是缺失的。

融資數據也可以證明這一點,成都目前最明顯的標簽大概就是“文創之都”,但文娛領域創業項目優勢雖有,卻並不算明顯。